您好,欢迎来到车海洋! 服务热线: 4008-366-899

                                    疫情当前,车海洋智能全自动洗消一体机大显身手!

                                    车海洋自助洗车机

                                    车海洋自助洗车机

                                    车海洋自助洗车机

                                    车海洋自助洗车机

                                     

                                      8个小时完成洗消17辆救护车,一天最多转运80多个病人,人均每天接听上百个电话,30多天没有回家……从1月25日全员上岗实行24小时应急值班开始,??谑?20急救中心的138名工作人员过了一个多月连轴转的日子。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中,他们日夜兼程,24小时疾驰在路上,拼尽力量为生命“摆渡”。

                                        24小时不分昼夜接电话

                                        “你好,这里是??谑?20急救中心……请问他过去的14天中有去过重点疫区吗?跟去过重点疫区的人接触过吗?跟有感冒症状的人接触过吗?有发烧、发冷的症状吗?呼吸困难吗……”3月1日上午,??谑?20急救中心的调度指挥大厅内,调度科工作人员王海燕接到一个来电后,开始了一连串的提问。

                                        ??谑?20急救中心调度科副科长张彩云说,像王海燕这样详细地询问,已经成为他们一个多月来工作的一种常态。从1月22日开始,调度科的16名调度员全体上岗,分成白班和夜班,24小时不分昼夜地接听电话。

                                        1月25日零时30分,张彩云突然接到一个来自儋州市的电话,希望??谑?20急救中心能够安排一辆负压救护车前去转运患者。张彩云挂断电话后立刻上报情况,统筹调度安排车辆。

                                        “车辆回来时,已经是早上5点半了?!闭挪试扑?,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他们每位调度员一天最多要接上百个电话。此外,每接到一个电话,调度员都要再拨出七八个电话协调解决来电相关事宜。为了不耽误接电话,张彩云和同事们每天坐到调度席位后,甚至不敢喝水。

                                        “想上厕所的时候得先憋着?!闭挪试朴行┎缓靡馑嫉厮?,每次上厕所,她都要趁着其他同事有空闲的时候一溜小跑着去,再一溜小跑着回到席位,一分一秒也不敢耽误。

                                        因为人员少,工作压力大,张彩云不得不“狠心”地安排4名还在哺乳期的工作人员上夜班。她说,有一位接线员的孩子才8个月大,但是因为这次疫情,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这位接线员1个月都没办法回家见孩子一面?!罢馐俏颐堑闹霸?,再苦再累,我们也要坚守岗位?!闭挪试扑?。

                                       防护服后对孩子的牵挂

                                        3月1日,??谑?20急救中心院前急救医生谭强待命休息。终于有了空闲的他,回想起这一个多月来的工作十分感慨。

                                        谭强说,作为一名院前急救医生,已经习惯了24小时随时出诊的节奏。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需要全副武装。转运新冠肺炎患者采用的是负压救护车,在负压车厢内,要穿着密不透气的防护服,戴着口罩和护目镜,常常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最多一天,谭强出诊10多趟,转运了10多位患者。防护服里面的衣服全都湿透了,护目镜里一片雾茫茫的,看什么都很模糊,他的双手也因为戴着医用塑胶手套而被闷得发白、发皱。

                                        在繁重的工作之余,最让谭强牵挂的是家中才2岁的女儿。谭强的爱人也是??谑?20急救中心的工作人员,自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夫妻二人就开始在单位应急值班,再也没有回过家。两人也因为单位采取的严格隔离措施而无法见面,每日只能通过打电话、微信视频沟通。在这种情况下,谭强更加思念年幼的女儿。

                                        “每次视频,女儿都说要爸爸抱、妈妈抱?!碧岬脚?,谭强禁不住泣不成声。片刻之后,情绪稍稍平复的他说,夫妻二人从来没有离开女儿这么久,每次视频时,看着女儿可爱的小脸,听着女儿稚嫩的声音,心中十分酸楚也十分内疚。但是,治病救人是一名医生的使命,他必须坚守岗位。

                                        ??谑?20急救中心急救科科长李丽萍介绍,中心要承担琼北6个市县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转运,加上??谑心谝伤苹颊?、确诊患者和发热患者的转运,最多时一天要出车20余趟,有时“换车不换人”。让她十分感动的是,在如此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急救科的医护人员从没有人叫苦叫累。

                                        “隔离带”那端传来新年祝福

                                        “就剩这辆救护车没有进行洗消了,赶紧开进去洗消吧?!?月1日上午,在??谑?20急救中心的洗消车间,??谑?20急救中心急救科副科长、疫情防控洗消组组长尹艳萍在完成上一辆救护车的洗消工作后,立刻安排另外一辆救护车进车间进行洗消。

                                        “洗消工作一定要到位,医护人员绝对不能因此交叉感染?!痹谙聪ぷ骺障?,尹艳萍说,洗消组的工作压力很大。因为转运工作比较多,每次车辆转运结束返回后都要进行洗消,而每一次洗消需要2个小时。期间,洗消人员要提着4公斤重的消毒机,对负压救护车的驾驶舱、急救舱和急救设备进行喷洒、擦拭,拖洗车厢地面消毒30分钟,尹艳萍说,一天下来,洗消组的成员常常两条胳膊累得抬不起来。

                                        有一天转运工作比较多,洗消组的一位组员连续8个小时内完成了17辆急救车的洗消工作。工作完成后,因为连续穿了8个小时防护服,身体热量散不出去,这位组员体温达到了38度多,曾经一度担心自己被新冠病毒感染。

                                        尹艳萍就住在单位内的家属楼上,可是这次疫情防控期间,为避免出现交叉感染,单位安排不同组别的人员在单位隔离住宿。因此,虽然站在洗消车间门口,隔着一条绿化带就能看到自家的阳台,但是尹艳萍却30多天没有回过家。

                                        “除夕晚上,儿子在楼上大声跟我说‘妈妈,新年快乐!’”尹艳萍说,虽然离家这么近,可是她和儿子却始终没有跨过那条天然的“隔离带”,儿子经?;嵴驹谘籼ㄉ峡醋旁谙聪导涿β档乃?。

                                        “我们24小时应急值班,严格实行分区域隔离居住、分餐制用餐,加强洗消工作,做到了无一例医护人员感染?!焙?谑?20急救中心负责人介绍。

                                        在此次疫情阻击战中,??谑?20急救中心所有医务人员,24小时不停歇,日夜兼程奔波在路上,他们是一群尽职尽责的生命“摆渡人”。

                                        ① 3月1日,??谑?20急救中心调度科副科长张彩云在接听急救电话。

                                        ② ??谑?20急救中心急救科副科长尹艳萍做好洗消车间准备工作,以便返回的急救车可以直接进入洗消车间进行全面消杀。

                                        ③ 全副武装的??谑?20急救中心院前急救医生谭强在负压救护车上检查车内配备的医疗用品。

                                        ④ 救护车在洗消车间接受了全面消杀。


                                    报道来自??谌毡?/strong>:http://szb.hkwb.net/szb/html/2020-03/02/content_426018.htm

                                    456亚洲人成高清 自拍 太色啦在线福利影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